法人须知:七部民法典在适用中涉及家庭纠纷的法律时间效力点 广发精选

股票行情  2021-03-13 12:26:13

本文来源于王国庆《人民法院报》

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作者。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法典时效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时效规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实施。但是,在实践中,对于时间效力规则的一般原则和具体规定的理解和适用,仍然存在着疑问和争议。特别是在家庭案件中,不仅涉及身份关系,还涉及财产关系,不仅涉及法律事实发生的某个时间点,还涉及法律事实的连续性,这给《时效条例》的准确适用增加了很多困难。因此,笔者结合《时效条例》的具体内容,就如何理解《时效条例》以及如何在常见家庭案件中实施和适用《时效条例》进行初步探讨,以期达到吸引有价值建议的效果。

从立法法角度准确理解时效法规

作为一项古老的法律适用原则,法律的不溯及既往具有多重价值功能,其首要目的是维护法律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否则会对正常的交易和社会生活秩序造成影响。然而,绝对坚持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在个别情况下是没有道理的。因此,各国立法都在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上确立了例外适用规则。我国《立法法》第93条还确立了不溯及既往的一般原则和例外适用的有利溯及既往原则。该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作出特别规定的除外。

对于如何理解这93篇文章,有不同的观点。一是将“特别规定”理解为对法律必须具有时间效力的特殊规范,否则无法突破法律的不溯及既往原则。第二是将“特别规定”与“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联系起来。即从规范的微观角度来看,只要规范比旧法律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就应该坚持有利追溯的适用原则。《时效条例》第二条既然确立了“三益”标准,那么在实践中,在适用受益溯及力原则时,就存在“三益”标准是否属于实体判断标准的问题,即只要符合“三益”,是否可以追溯?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是:

首先,立法者的价值判断和利益评价体现在法律规范的背后。从规范的时空范围来看,这种利益评价无疑属于公共利益范畴。作为整体公共利益的价值考量,原则上只能由立法机关决定。因此,法律是否具有溯及力,即新法确定的公共利益考量能否改变旧法的考量标准,只能由立法机关决定。

第二,规范的保护涉及双方利益。法律坚持平等保护原则,规范和加强对一方利益的保护必然导致另一方利益的丧失。因此,有时很难判断什么是“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如果这种判断是由特定的法官来衡量,首先可能导致不同法官主观标准的差异,从而带来法律的稳定性和公众行为预期的破坏;其次,它还将使法官获得变相解释和适用宪法法律的权利,这在我们的法律制度中是不允许的。

所以对立法法第九十三条的理解应该采取第一种观点。作为判断法律适用合法性的基准,如果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溯及力,适用机关不应随意直接溯及力适用新法。因此,按照笔者的拙见,在本案中,我们理解的“时效规定”是指只有当“时效规定”确定哪些可以顺溯,哪些可以适用于衔接使用的新法时,才可以适用,不能任意解释和扩大。例如,《时效条例》第二条中有利溯及力的适用,必须根据第二章所列溯及力的具体情况确定。凡符合第二章中有利于溯及力的具体情形的,都应当适用溯及力,只要不属于第二章所列的具体情形,就应当坚持法律不溯及既往的适用原则。

准确理解和应用“空白可追溯性”原则

《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第三条规定,我国民法典实施前因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如果当时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规定,可以适用民法典的规定,但明显减损当事人合法权益、增加其法律义务或者偏离其合理预期的除外。这一条是“空白可追溯”原则,解决了法律事实发生时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理解本文的应用时,请注意以下问题:

首先,没有法律规定,这意味着立法者没有关于出于某种原因应该监管的事项的规定。常见的可以分为以下几类:一是有典型的法律漏洞。由于当时立法者的认知局限,无法预测以后可能发生的规范性案例。第二,立法者知道存在一些漏洞,但由于这个问题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存在争议,应等待进一步讨论,暂时不作规定。这种漏洞是一种“认知法律漏洞”。第三,在法律体系中,由于立法的技术问题,评价中存在一些矛盾,即评价冲突导致不能依赖的情况。所以什么是“无法律规定”,要根据法律解释来确定。在实践中,只要不表达法律规定或司法解释,法律漏洞就不能理解为漏洞。因为,如果考虑“反对解释”,我们会发现,在某些情况下,即使法律上没有具体的表述,也往往反映了立法者的评价。比如原《婚姻法》只列举了离婚损害赔偿的四个适用条件,没有穷尽条款。这应该解释为,不属于这四种情况的人,无权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此,精神损害赔偿如果不属于这四种情况,是否应当赔偿,是有法律规定的。

二、“空白可追溯性”原则的适用条件是“没有明显丧失当事人合法权益、增加当事人法律义务或者偏离当事人合理预期”。虽然规定并列列举了这三种情况,但据笔者拙见,这三种情况都有一定的内在含义。当事人的合理期待是指在从事法律行为时,不必担心法律义务的增加或产生一些新的有效的强制性规范(实际上,有效的强制性规范只会产生有益的追溯结果),或者不必担心在具体生活中增加额外的法律注意义务,从而导致其合法权益受到不必要的损害。所以判决的核心是当事人的期待和利益保护。

那么在实践中如何具体衡量呢?笔者认为,由于该条解决了“空白可追溯”问题,即旧法无规定的情况,在实践中,具体纠纷的司法解决一般有两种方式和途径,其中一种是类比或借鉴适用相关法律法规。这个方案有补漏的作用。所谓类比适用,是指在法律没有规定的情况下,基于相似事物同等对待的原则,应当援引相似的法律规定。因此,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可以从以前适用的法律规范来比较新旧适用是否会明显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增加当事人的法律义务或者偏离当事人的合理预期。当然,如果这个类比应用只是一个案例应用,并没有形成普遍的社会预期,那么我们就应该放弃这个比较方法,另辟蹊径。另一种方式是,在实践中,各级法院通常以会议纪要或内部统一适用规范的形式,规定一些该领域的新问题或立法上的规范缺失。从这些规范的分析来看,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对法律和司法解释的具体理解和适用,另一种是对一些新问题的处理思路。这就导致实践中出现了大量没有法律规定,但仍然被认为“有法可依”的情况。我认为,毫无疑问,这些法院的会议记录或统一适用的规范不具有法律和司法解释的效力,也不能在司法实践中引用。但如果这种内部处理标准已经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相对合理地分配了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形成了人们的合理预期,那么是否适用新法也要比较不同标准的适用效果,进而确定是否符合上述要求。除非当事人之间的纠纷是新型的,否则不可能适用旧规范,这种情况应该在每个案件中具体衡量。

第三,《时效条例》第三条规定“可以适用”,但需要注意的是,“‘可以’仅指《民法典》的规定不一定适用,但不适用仅限于法定的例外,不会延伸。”所以不能理解为适用与否。是否适用取决于是否符合第三条但书的内容。也就是说,如果适用的法典没有明显减损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增加当事人的法律义务,没有偏离当事人的合理预期,就必须适用新法而不是被适用。

准确把握《时效条例》与一、二审的衔接关系

目前由于部分案件处于一审与二审衔接过程中,一审已按旧法处理,二审如何处理是毋庸置疑的。《时效规定》第二十八条确定的适用范围是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案件。那么,怀疑第一个实例没有适用的代码,那么是否应该应用第二个实例呢?笔者认为,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应从溯及力的效果来考虑。

第一,在“有益的溯及力”方面,虽然旧法有规定,但新法的适用有利于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所以取得了溯及力。《民法典》实施后,应适用该法典的规定来解决此类案件。因此,新法已经取代旧法成为这场争端中唯一适用的规范。如果一审按照旧法解决,二审已经执行法典,二审应当按照新法判决。

第二,在“空白溯源”中,“时效规定”的效力是,没有法律规范的案件“好像有规范一样”。既然有了标准,那么所有符合“空白可追溯性”的案例都应该包含在二审中。

第三,对于因法律超越《法典》实施日期而导致的新法适用,《时效规定》已有明确规定,应根据具体规定在实践中严格把握。但笔者认为,应当注意的是,对于法律事实的连续性所导致的新旧法律的衔接,《时效规定》主要采用分段适用的方法。即法律事实虽在持续过程中,但法律后果发生在民法典实施之前的,适用旧法。《民法典》实施后发生法律后果的,适用新法律。这可以从《时效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看出,该条规定在民法典实施前成立的合同,在民法典实施后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继续履行。《民法典》施行前发生合同履行纠纷的,适用当时的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民法典》实施后,因履行合同发生争议的,适用《民法典》第三编第四章、第五章的有关规定。对于其他类型,如新法实施后发生损害结果的侵权责任纠纷、新法实施后订立新遗嘱的适用规则等,也规定了适用新法解决。因此,从一审与二审的联系来看,一审纠纷的法律后果显然发生在《法典》实施之前,而法律后果发生在《法典》实施之后。由于目前没有一审判决,由于法律事实跨越《法典》实施日期,一审和二审之间没有联系。

第四,对于不应溯及既往的情形,不涉及一审和二审的适用,二审不应违反适用的溯及既往法典。

另外,从学术角度来看,“新法的本质并不是制定的时间晚于旧法,而是其法律效力不同于旧法。因此,新法适用于实施前的行为和事件,本质上意味着新法改变了实施前行为和事件的法律效力。但实际上,这里的“有利溯及力”和“空白溯及力”虽然涉及到一审和二审的衔接,但新法的适用并不一定导致案件结果的修改。因此,不可能确立在修改的情况下必须适用“有利溯及力”和“空白溯及力”的思路。根本原因在于《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虽然贯彻了“有利溯及力”和“空白溯及力”的原则,但最终目的之一是保证民法典的精神和立法宗旨能够及时“落地”。例如,根据《时效条例》第15条,在民法典实施前,遗嘱人制作了打印的遗嘱,当事人对遗嘱的效力有争议的,适用民法典第1136条的规定,但在民法典实施前遗产已经处分的除外。然而,《民法典》第1136条是关于打印遗嘱的形式要素的。虽然在《民法典》实施之前没有这样的规定,但鉴于这种遗嘱形式在司法实践中适应了时代的发展,它往往得到有条件的承认。如果无论是新法还是旧法都认定打印的遗嘱无效,根据上述规定,虽然应该由民法典解决,但不会导致案件结果发生变化。

普通法在家庭案件中适用的时效

《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确立了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但有利追溯和空白追溯除外。同时,对于旧法只有原则性规定,对于如何在适用中贯彻守则精神也有明确规定。通过对《民法典》关于婚姻、家庭和继承的修改和创新的考察,作者分析了时间效力条款在常见家庭案件中的具体适用情况如下:

离婚判决

根据《时效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民法》施行前,人民法院裁定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适用《民法》第一百零七十九条第五款的规定。理解和适用这一条,典型的情况是,分居事实在法典实施前后交叉,当事人再次提出离婚。但在实践中,如果“再分居一年”发生在《民法典》实施之前,且一审未判决离婚,而二审又在审理中,则适用《民法典》是否能解决二审存疑。我认为,这一条在《时间效力规定》第三章,属于衔接的适用规定。然而,在将其书面表述与其他主要条款的表述进行比较后,我们发现该条并未区分“实施前”和“实施后”。因此,从实施民法典对当事人婚姻自由的保护来看,如果在民法典实施前发生“再分居一年”,且案件处于二审(事实上分居事实一直处于持续状态),符合离婚条件的,二审可以根据民法典第1079条第5款变更一审不离婚的判决。

(二)解除婚姻的权利

《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在民法典实施前以被胁迫结婚为由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婚姻的,行使撤销权的期间适用民法典第1052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民法》,应在强制行为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取消婚姻的请求。根据《婚姻法》第十一条第二句,被胁迫的一方要求解除婚姻的,应当在结婚登记之日起一年内提出。因此,如果双方在该法实施后要求取消婚姻,预定期限应从强制行为终止之日算起。但也有疑问,如果一审当事人的撤销权超过预定期间,法院不支持,上诉后执行法典,能否直接适用法典的规定?在我看来,这种情况也应该适用。原因是《民法典》第1052条第2款规定了因胁迫而撤销离婚的预定期间问题,胁迫的时间往往持续时间较长,可能相对较短,不一定持续到《民法典》实施后,而《时效规定》第26条也没有严格区分实施前后。因此,笔者认为,出于保护被胁迫方的立法目的,此类纠纷应由民法典解决。

(3)离婚三大救济制度的适用

《民法典》规定了离婚经济补偿、离婚经济援助和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其中,离婚经济补偿和离婚损害赔偿有较大修改,而离婚经济救助没有实质性变化。在适用中,一种观点认为,由于离婚损害赔偿和离婚经济补偿涉及权利义务的变化,虽然修正案更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权益,但由于不属于有利于追溯的具体情况,应根据发生时的法律法规进行处理。在我看来,这种观点是有争议的。虽然这一事实发生在法典实施之前,但如果当事人在法典实施之后提起离婚诉讼,则应认为导致双方身份和财产关系发生变化的法律事实发生在法典实施之后,应适用新法律解决。但二审法院可能不会根据新法在一审和二审的衔接中判决该案,因为这不是一个可以有利追溯的具体案件。但是,关于离婚的经济援助,由于《民法典》修改不多,在适用旧法的基础上,可以在判决推理中贯彻《民法典》的立法意图。

(四)遗嘱公证问题

根据《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被继承人在民法典实施前有经过公证的遗嘱,在民法典实施后有新的遗嘱。其死亡后,因数份遗嘱内容冲突发生纠纷的,适用《民法典》第1142条第三款。该条规定,最终遗嘱必须在民法典实施后作出,理解和把握上应该没有问题,也不会影响一审与二审衔接中的案件判决。

(五)继承人是否丧失继承权,受遗赠人是否丧失受遗赠权

《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第13条、第14条明确了丧失继承权、受遗赠权和继承人豁免制度的受益追踪原则。如果丧失继承权和受遗赠权的事实发生在本法典实施之前,则本法典的规定也应适用。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之间的关系中,如果第一次审判的结果违反了《法典》的规定,根据上述原则,新法律获得了唯一适用的规范性地位。所以二审可以通过法典第1125条的规定解决。

(6)关于旁系血亲代位继承问题,

《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第14条规定,被继承人在民法典实施前死亡,没有留下继承或者遗赠,其兄弟姐妹的子女请求代位继承的,适用民法典第1128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但在民法典实施前已经处分继承的除外。本文确定了代位继承的有利追溯规则,代位继承是旁系血亲。如上所述,新的一审案件和一审二审案件都应根据新的法律适用。

(七)关于遗嘱的打印

《关于时间效力的规定》第15条规定,在《民法典》实施前,遗嘱人以印刷方式立的遗嘱,当事人对遗嘱效力有争议的,适用《民法典》第1136条的规定,但遗产在《民法典》实施前已经处分的除外。对于《民法典》实施前发生的打印遗嘱,应当根据《民法典》确定判决标准,也应当适用于正在衔接一审和二审的案件。

(作者: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来源:著名法律专家讲堂

statement: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转载目的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来源标记不正确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谢谢你。


以上就是法人须知:七部民法典在适用中涉及家庭纠纷的法律时间效力点广发精选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楠寒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别找了,科技主题基金选基指南,看这篇文章就知道了
盘点近几年最热门的投资线,科技类话题明显榜上有名。5G、芯片、新能源、生物医药、人工智能……几乎每一个都能在市场上掀起一场风暴。...
尚品网被曝破产解雇员工:因融资不畅已暂停运营
据今日《每日经济新闻》,尚品网已向员工发邮件称,由于公司财务问题,无法继续经营,已启动破产程序。员工现在正在被解散和重新安置。根...
城市牧区被采取自律措施
10月29日,新三板网讯,2018年10月25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布《关于对城牧(839060)及其相关责任主体采取自...
新磊新材拟融资1.2亿元用于生产线技术改造
9月13日,新磊新材(839832)公布股票增发方案。方案显示,公司本次发行股份为人民币普通股,本次发行股份不超过2000万股(...
全球最大啤酒商剥离亚洲业务赴港IPO!百威啤酒2018年收入超过14亿美元
5月10日,首都报讯,百威亚太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威亚太控股")披露了港股IPO招股说明书,据了解GlobalData的数...
栾川股市挖坑埋牛买入方式的实证分析
2019年栾川股市银行存款利率表正确交易应该做什么:趋势方向确认。这个方向不仅是每天确认的,每周每月也是。2.时机:时机是在市场...
唐珂贵金属回收网苹果唐珂成为牛市的条件是什么
唐珂贵金属回收网苹果唐珂成为牛市的条件是什么?多头股票是指在一定时期内,收益和换手率远高于其他股票的股票的通称。一般的牛股都是长...
如何控制基金的位置_长腿踩线的应用技巧和形态技术特征
基金如何控制仓位?北汽顾岚(600733)股市低开后迅速见底。创业板指数一度下跌2%,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跌幅均超过1%。随后,以...
000776股王健林得罪谁炒股技巧:个股分时走势图的几种分类
000776股在熊市,如何抓住强势股?股票市场的每个投资者都在努力提高他们的高利润。炒股是一个既有收益又有风险的投资项目。在目前...

友情链接